倩影人文

攝影師沈立人(Eddie Sung) 的黑白攝影

搖滾攝影師沈立人(Eddie Sung)對我們訴說有關黑白攝影的魔力,以及有搖滾明星和音樂家相伴左右的光鮮亮麗生活。

什麼是我們需要了解黑白攝影的第一件事?

對我而言,黑白攝影與一個人的潛意識對話。有時候,你不知道為什麼,卻為某些黑白影像著迷。若拍攝得恰當(擁有完美的角度、光線、主題,和讓人驚嘆的因素),影像就變得有代表性。

對於我的新手攝影師,我總是告訴他們說我們攝影師就好像放風箏者。我們應該讓我們的圖像(高飛的風箏)說故事。當你的雙足在地面站牢時,你也不必多說什麼了。如果你已經持續地讓夠多有代表性的風箏高飛,讓他人去欣賞,你也就成為故事了。

就缺點面來說,有些我看到的圖像呈現灰色與深灰色,不完全接近黑白。這些顯得無生氣且乏味。

你當初如何踏入這類型的攝影呢?

那很簡單,從我還是個年輕小伙子時,我就愛上搖滾音樂和搖滾攝影了。我仍然每天在家聆聽至少三個小時的音樂。甚至直到今天,我仍然陶醉於瀏覽攝影書籍。我的激情從未停止過。

事實上,我對於Blondie樂團成員Debbie Harry 和 Chris Stein對我的描述感到很榮幸 -「他除了是個紳士外,還有非常好的攝影眼光,在我們樂團在各種場合中,可派上用場。Eddie 致力於於音樂和攝影,應被視為最知名的相機使用者。」

你的搖滾音樂相機庫裡藏些什麼呢?

耳塞、機敏的頭腦、一台可靠的相機 (Canon EOS 5D Mark III) 和快速鏡頭(Canon EF16-35mm f/2.8L II USM, EF24-70mm f/2.8L II USM, EF70-200mm f/2.8L USM, EF15mm f/2.8魚眼鏡頭)。沒有閃光燈。

相較於其他搖滾攝影師,你的黑白攝影風格有何不同呢?

西方搖滾攝影師說我用輕鬆自在的東方禪意來攝影。在理想上總有那麼一個完美時刻 - 俏皮的眼神交流、指向你的鏡頭的手指、一個華麗的姿勢等等。就在那麼一瞬間,精準地按下快門,捕捉那關鍵遲刻,這就成了差異所在。

我喜歡為搖滾明星拍攝近距離的「舞台上肖像」。人們問我說我的攝影工作室在哪裡,我回答說「在舞台上」。我拍攝搖滾明星的「目光接觸」,讓那些相片就好像是在攝影工作室裡拍攝的一樣。我不享有讓搖滾明星供我支配的奢侈,我僅有的是視覺相觸的那一瞬間。

這就是您信賴的相機和快速鏡頭不能讓你失望之處。一個人必須感到與相機成為一體。然而,如果沒有眼光,也就沒有什麼可談的了。

那你最喜愛的黑白影像呢?它們背後有什麼故事?

可以列舉的太多了。在此我僅分享部分我最喜愛的黑白影像。

我記得收到來自海灘樂團Beach Boys某位成員的電子郵件,問說我有沒有空出來聚聚。 我回答說:「當然,但是我也想要拍照」。然後他們回覆說那是當然的。長話短說,我的影像最後出現在他們現場音樂專輯的封面和CD套!

當時Blondie 樂團正在錄製他們的專輯《Panic of Girls》,而我也被邀請到胡士托音樂藝術節(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去一同小聚和拍攝。我幫他們拍的照片最後出現在他們的專輯(CD和黑膠唱片)圖樣。

喜多郎(Kitaro)在試音時,我跟他一起在後台。我看到一束燦爛的光芒照耀在他身上,便要求他望向我的鏡頭。因為太喜愛這結果,他把照片正式收錄到他的下一張專輯《想念你》。

活結樂團(Slipknot) 是我拍攝過最令人興奮的演唱會之一。當喬依·喬迪(Joey Jordison)森邀請我替他拍攝時,我就知道那將會很特別。那代表性的圖像被呈現於活結樂團的現場音樂專輯《Live: 9:0》,然後也被驕傲地展示在搖滾咖啡廳 Hard Rock Café。

孫燕姿(Stefanie Sun)歡欣鼓舞地對我做了個「50」的手勢。這是在Sing 50演唱會大匯演後台所拍攝的。身為一個新加坡人,我對新加坡在短短半世紀以來的成就感到驕傲。我覺得這照片捕捉了整個國家歡騰的氣氛。

我尊重搖滾明星瓊·邦·喬飛(Jon Bon Jovi)對於慷慨給予的堅持。他總是為了他的粉絲不辭辛勞。我喜愛他在歌曲間短暫的休息片刻,賦予給我的鏡頭的親密感。

對我而言,Blondie樂團成員克里斯 · 史坦 (Chris Stein)不但是Blondie樂團的音樂奇才,也是一位成功的攝影師。我在他家過夜過幾次,而他也到訪過我家。在這張照片,他正在紐約市裡一間名為Magic Shop studio的錄音室裡,進行他那充滿魔力的吉他界浮雕裝飾。這也是大衛·鮑伊(David Bowie)錄製他最後兩張非凡的專輯《The Next Day》 與《Blackstar》的地點。令人難過的是,該錄音室在那之後就關閉了。Blondie是在那裡錄音的最後一個主要樂團。對於花了兩週來觀賞這傳奇樂隊精巧地製作他們的新專輯,我感到很幸運且很榮幸。

我知道史密斯飛船樂團(Aerosmith)的史蒂芬·泰勒(Steve Tyler)是一個華麗的視覺歌手。他沒有讓人失望。在圖片中,他仿若婆羅洲的野人- 帶來強悍的視覺震撼力。當他以自己的姿勢,大搖大擺地走著,然後凝視著我的鏡頭,我感到脊椎上一陣順流而下的涼意。

我之前與卡洛斯·桑塔納(Carlos Santana) 見過許多次面。那些故事都足夠寫另外一篇文章了。他喜歡我拍攝他大部份的藍調吉他手朋友- 例如B·B·金(BB King)、艾瑞克·派屈克·克萊普頓(Eric Clapton)、巴迪·蓋伊(Buddy Guy)等。我通常會拍攝整場演唱會,而不是通常的前三首歌。還有一個特殊的時刻是卡洛斯·桑塔納對著我鏡頭扮小丑。

除了拍攝搖滾明星,我喜歡和150%追求他們夢想的其他朋友在一起。我感謝第501星戰大隊(501st Stars Wars Battalion) 幫我策劃這場攝影。即便像斯維達 (Darth Vader)這類銀河系反派角色,也得瞭解如何處理某些在手頭上的緊迫任務

對於在我人生前半部分,能夠以身為企業最高領導人的身份,與李光耀先生 (Mr Lee Kuan Yew)見面與握手,我感到很榮幸。我正在拍攝Sing 50演唱會大匯演的試音時,屏幕上的李光耀先生影像,正擺出一個「一切都會沒事」的手勢。他在幾個月前剛過世,所以當時的整體情緒仍有些低迷憂鬱。

當我看到新加坡體育城舞台上,明亮閃耀的聚光燈打亮他安慰人心的影像時,我明白這個影像是與眾不同的。透過一位朋友,我把這影像的裝框相片呈現給他的兒子李顯龍先生(Mr Lee Hsien Loong).

您最近的黑白攝影是在哪裡拍攝的?

我的黑白攝影旅程一直都是充滿魔幻氣息的。我到紐約兩週,才剛回來。在那裡,我應邀和傳奇色彩濃厚的樂團Blondie出去四處走走。當時他們正在錄製他們的新專輯。當他們在著名的神奇商店錄音室(Magic Shop studios)裡錄音時,我就跟他們在一起。大衛·鮑伊(David Bowie)也同樣在此錄音室裡,錄製了他具代表性的最後兩張專輯-- 《Next Day》和《Blackstar》。

搖滾攝影的額外好處是什麼?

很自豪地是,我鍾愛的影像被陳列於搖滾咖啡廳(Hard Rock Cafes),出現在搖滾明星/樂團專輯(CD和黑膠唱片)的封面與圖樣,然後也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

我很榮幸地成為第一位登上著名的莫里森酒店藝廊 (Morrison Hotel Gallery)的亞洲人,還囊括了攝影界奧斯卡露西獎(Lucie Awards)的三大獎項。我也固定地在地方與國際知名報章雜誌中現身。

噢是的,我能夠在後台或是在他們家,有時甚至是在我家,與代表性的搖滾明星相處。

哪種類型的攝影最適合黑白風格?

各種攝影都很適合這攝影類型。用心看看這個影像,去感受它—這都要看心情的。如果每件事都到位了,影像就會變得有代表性。黑白相片增添些許永恆和傷感的氣息。做得好時,它可能會比彩色影像更加「多采多姿」。

你對於攝影的理念是什麼?

我對攝影的理念和對生命的理念是一樣的。享受你所做的、目標高遠、並適應潮流。要積極正向,那麼你所拍攝的影像就會有一種正面的氛圍。

是誰啟發你的靈感?

從年輕時,我就特別關注吉姆·馬歇爾(Jim Marshall)和 巴利·范士丹(Barry Feinstein)的作品。我很幸運也很榮幸地,能在他們離開人間前與他們相處。能和他們在莫里森酒店藝廊成為同事讓我很自豪。關於我們的攝影,我也與他們長談甚久。

吉姆·馬歇爾(Jim Marshall)請我吃牛排晚餐,然後我在巴利·范士丹(Barry Feinstein)家過夜。事實上,我是最後一位見到他在世的醫院訪客(除了他太太以外)。

回顧您輝煌的攝影旅程,你有沒有自己覺得很自豪的里程碑?

我是能自傲地說自己在現實中已經遠遠超越了夢想的少數者。當我年輕時,我愛上閱讀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magazine)。我在紐約的搖滾個人攝影展中,滾石雜誌的相片編輯來拜訪,然後邀請我去參觀他們的辦公室。兜了一圈,我又回到了原處,發行了三本大受好評的攝影書,並把我童年時搖滾相片上的英雄當成個人好友。

當我離開企業最高領導人的職務後,我在新加坡商業界變得眾所周知。現在,通過我的搖滾攝影,我已經在國際搖滾攝影圈內小有名氣。

我不計劃任何事,我只是順其自然、順著感覺走(go with the flow)。我還把這稱為「Flow with the Go!」

你有沒有要給想嘗試黑白攝影之新手的建議呢?

放手去做吧!繼續攝影,直到你的個人風格浮現。別讓他人告訴你他們想要看的是什麼,要只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失敗只是暫時的,也只是一個教訓。反之,自認失敗就變成永遠的了。為了磨亮你的技藝,你必須下苦工。

我總是告訴後輩,「我們在學校裡研讀課業,在生活中學習。」人絕不可停止學習。看看攝影大師們的作品,但要用自己的「眼睛」來拍照,因為你要說的是自己的故事。努力耕耘,並享受這旅程! 祝你攝影愉快!

想觀賞更多Eddie的搖滾照片,請瀏覽網站www.eddie-sung.com

 

Eddie Sung 沈立人
攝影師簡介

在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後,沈立人(Eddie Sung) 曾經任職於不同的諮詢公司,但是他知道自己一直想成為搖滾攝影師。從招聘顧問的工作退休後,他大膽地全職投入他一生的愛好 –搖滾音樂會攝影。 自此以後,他拍攝了一些全球最有名的音樂家,並榮幸地成為第一位登上莫里森酒店藝廊 (Morrison Hotel Gallery)的亞洲搖滾攝影師,專攻藝術性的音樂攝影。

留言

撰寫留言

 

登入以留言

你已登出帳戶

附有激活連結的郵件已傳送至你在SNAPSHOT登記的電郵

輕觸連結後,你便能使用現有登記資料登入

感謝你持續支持佳能及SNAPSHOT社群。我們會竭盡所能,繼續為你提供更多刺激又有意義的資訊,協助你的日常事務,激發你內在的攝影潛能!

允許繼續

你的佳能用戶名稱和SNAPSHOT用戶名稱將會合併

我們會把激活連結傳送至你的電郵

請重新輸入密碼,允許我們繼續

輸入密碼

一旦點擊按鈕,即表示你同意合併你的佳能用戶名稱和SNAPSHOT用戶名稱,並同意受佳能和SNAPSHOT的條款及細則約束。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