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eduled Maintenance: Some services on SNAPSHOT may not be available on 28 July 2019 from 1am to 4am. We apologise for any inconvenience caused.
Close
Inspirations >> Photos & People

佳能激發無限潛能:Bang Dzoel專訪

2020-07-01

Bang Dzoel註定是位不凡的攝影師。由於天生沒有四肢,他的童年乃至成年生活都充斥著各種挑戰、歧視和磨難。然而,Bang Dzoel如今已經成長為享譽全球的攝影師,他用攝像機丈量世界,也用攝影作品啟發著世人。

Bang Dzoel是一位印度尼亞籍的攝影師,他的攝影作品斬獲了當地,本國乃至國際社會的讚譽。無論是人物攝影,自然攝影還是婚紗攝影,他都能在不同國家之間來回切換,遊刃有餘。除了攝影師的身份,他還是一名法律系學生,滑板健將,熟練的鍵盤手和貝斯手。

毫無疑問,Bang Dzoel的事業觀和人生觀影響了很多人,他用親身經歷證明,人一旦具備了強大的內驅力和決心,就能夠克服一切困難。

通過本次採訪,我們瞭解了Bang Dzoel的生活,也知道了他如何借助攝影影響這麼多人。

Dzoel,首先請你做一下自我介紹,並簡單說一下你來自哪裡和你所從事的工作,可以嗎?​
祝你平安!我叫Ahmad Zulkarnain,人們也習慣叫我Bang Dzoel或Zul,我來自印尼。在印尼,我作為一名攝影師,總是在尋找值得記錄的瞬間。我總是不厭其煩的尋找,一旦發現特別的瞬間,便用自己的相機捕捉下來。

你手握相機拍攝照片的時候,有什麼樣感覺呢?
通過攝影,我可以更好地瞭解自己,也能夠找到自己的身份定位,這讓我感到自己與眾不同。我曾經試圖通過學習音樂,滑板或者其他東西來發現自己內在的才能或者潛質,但是最終攝影讓我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那麼通過攝影,你發現了自身的哪些潛質呢?
事實上,我經歷了很多才成為專業攝影師。我用了5-6年的時間才達到現在的水準。最開始,我從事證件照拍攝,比如說護照照片,而且我只能借用別人的相機。後來,我換了工作,並且賒帳買了一台相機。當時那款相機型號是佳能1100D,我用了一到兩年。隨著掌握的技能越來越多,我對相機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研讀了很多相關資訊,也在YouTube上搜索各種相關教程,通過這些方式自學攝影。後來,我獲得了獎學金,進入雅加達Darwis Triadi攝影學院學習攝影。  

你開創了什麼樣的拍攝風格呢?
我更傾向于講述傳統故事,通過攝影展現民俗。印尼有著豐富的文化,因此我想用鏡頭記錄下這些文化,讓它成為印度尼西後代的教育資源。

你認為你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呢?
我迄今為主的主要工作都是產品攝影,尤其是服裝攝影。我也為很多企業機構的CEO拍攝了肖像畫。

可否解釋一下,為什麼你認為產品攝影是你最大的成就之一呢?
因為產品拍攝很舒服,我不需要在太陽底下工作,這種拍攝工作基本都是安排在室內。而且工作本身不是很累,我也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來控制燈光。

你之所以認為這是你最大的成就,是因為你仍然可以在更不穩定的地形和條件下,比如說天氣和環境,進行攝影,對嗎?
事實上,我並沒有碰到障礙,地形方面也沒有什麼困難。我其實很喜歡旅行和遠足,然後在山頂上拍照。我還喜歡浮潛,潛水和衝浪。  

我們瞭解到,你還會通過演講來激勵年輕一代。那麼你一般在演講的時候說些什麼呢?
我總是在強調精神的培養,以及我們應該如何感恩上帝賜予我們的一切。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通常會忘記如何常懷感恩和賞識之心,這也是我一直在演講中強調的內容。我是個殘疾人,但是我仍然對上帝的恩典充滿感激。我認為,大部分沒有殘疾的人也應該對上帝的眷顧心懷多一點感恩。

你是否有什麼建議想要給年輕的攝影師和殘障人士呢?
首先,我認為是不要浪費時間。如果你只想著不勞而獲,那麼對你來說“人間不值得”。其次,我們並不是殘疾,而是與眾不同。對我而言,殘疾最真實的形式並不是生理上的缺陷,而是行為上的無能。

有沒有年輕人跟你說過你是激勵他們成長的人物呢?
有很多。我也感到很自豪,因為我沒想到我自己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我的影響力已經沖出印尼,走向了世界。2018年,我參加了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的一次攝影展,我也在印尼泗水舉辦了個人攝影展。2020年5月,我將在巴西舉辦個人影展。 

你是否從自己身上發現了什麼閃光點?你有沒有因此獲得信心呢?
我有一幫朋友,他們鼓勵我繼續學習攝影。學習上,還有一群人為我提供支援。然而,在我成為專業攝影師的過程中,雖然我學習攝影只有五到六年的時間,我也經歷過一段艱難的歲月。在早期的時候,我甚至試圖自殺,後來我試著改變自己的觀點,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最後我才振作起來,成為了現在的我。
 

那麼對你來說,成長最大的感受是什麼呢?
在我小的時候,我就受到了家人,朋友,同學和玩伴的歧視。最後,我上完小學就輟學了。我隨後進入了一所特殊學校,也就是專門針對殘疾兒童的特殊學校,繼續學習。在那裡,我接受了心理教育,也收穫了信心,我也因此能夠與非殘障人士競爭。後來,我進入了大學,主修法律專業。


Canon EOS 6D, EF50mm f/1.8L STM lens, f/1.8, 50mm, 1/640 sec, ISO100

如果可以,你能否分享一下對你而言最痛苦的時刻或者最心痛的經歷呢?
我人生中最心痛的時刻是,我的父母都不願意接納我,並把我遺棄在河邊,就是那樣。

你對此有什麼感觸嗎?
我很自豪。我感到自豪的原因在於,我父母的行為產生了反向效應。它變成了一股動力。這股動力讓我站起來,向印尼乃至全世界證明,殘疾不是病毒,殘疾也不是疾病。殘疾更不是廢物。事實上。殘疾人只不過是具有非凡能力的超凡之人,他們需要機會繼續生活,他們也渴望機會參與工作。他們需要機遇來發現自己的未來。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雖然你的父母把你遺棄在河邊,但是他們還是心懷憐憫把你帶回了家,你甚至和他們,尤其是你的母親,建立了牢固的關係。那麼你是如何做到和你的父母建立如此牢固的關係的呢?
過了一會兒後,他們意識到是上帝把我託付給了他們,這是命運的安排。最後,儘管他們很不情願,他們還是開始承認我的存在,並且最後在彼此之間形成了牢固的紐帶。

那麼,這一路走來有沒有人鼓勵過你或者幫助過你呢?
有,我的母親!她總是跟我說,我是“天選之人”:“你是天選之人,終有一天會一鳴驚人。”她的這句話支撐著我走到今天,雖然她已經去世,我仍然對此堅定不移。

你母親什麼時候去世的,因為什麼呢?
我母親4年前因為癌症去世了。

這真是太讓人難過了。你是怎麼克服和處理這種失去至親的痛的呢?
那段時間對我來說非常非常艱難,因為她是我的主要動力,我仿佛失去了一切。為了重新振作起來,我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我母親去世的時候,我仍然沒有工作,因此沒有收入來源。那時候我就想,如果我一直沉溺於這種痛苦,我將無法繼續生活下去。那麼我的家人會怎麼樣?我的父親怎麼辦?因此,我暗自發誓,我必須振作起來,找到工作,才能掙錢養活父親。  


Canon EOS 5D Mark II, EF50mm f/1.8L STM lens, f/2.8, 50mm, 1/250 sec, ISO200

那麼你就是以此為契機選擇攝影的嗎?你是如何成為攝影師的呢?
是的,母親去世之後,我才真正開始專注學習攝影。

那麼攝影是否讓你想起你的母親呢?
嗯,會的。之前,母親希望我能夠找到一份不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比如在田野上工作。因為我根本不能在田裡幹活。那麼你至少可以用腦力勞動代替體力勞動。而攝影讓我找到了答案。

學習成為攝影師的這個過程中,你面臨過什麼最艱難的事情呢?
我其實面臨過各種挑戰和困難。其中之一莫過於來自其他攝影師的歧視。有段時間,我想申請參加一個課程,但申請被駁回。我去問原因,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我是殘疾人。然而,我並沒有卻步,因為我想要發掘自己的潛力。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有一個好辦法就是找我最好的老師:Google和YouTube。

你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來自技術方面嗎?你又是如何克服這些挑戰的呢?
事實上,我並不會使用某種特定的技術,我只是學著去適應技術。因此,我不得不適應從舊版相機到新版相機的變化,因為我不僅要用手指操作單反數碼相機,還要用嘴巴。

你提到過,你在拍照時從懸崖上掉下來過!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這段經歷呢?
那是我第一次學習攝影。在學習時裝攝影和產品攝影之前,我還學習過風景攝影。我知道,瀑布周圍的地形非常複雜,我也清楚,我必須通過這道坎。最後,我從10米的高處掉了下來。但是,我首先檢查的並不是自己哪裡受了傷,而是我的相機有沒有摔壞。 


Canon EOS 6D, EF70-200mm f/4L USM lens, f/4, 184mm, 1/200 sec, ISO640

你能形容一下自己嗎?你有趣嗎?愛冒險嗎?喜歡笑,還是很嚴肅?
用印尼語來說,我可能很“ Goplak”。“ Goplak”這個詞一般是形容某個人喜歡找樂子。我能夠與任何人交流和互動,而完全不會考慮他人是否有殘疾。

你的朋友會叫你“ Goplak”嗎?
嗯,是的,很多人這樣叫。

所以,你喜歡遠足和浮潛,但你不會害怕嗎?
不,我不怕。事實上,在神的旨意下,我將來還想嘗試水下攝影。

你最喜歡的裝備是哪款呢?
我最喜歡佳能5D Mark II,佳能6D和佳能1DX。

這些攝影器材對你來說會不會很重呢?
不會,我以前還用過配遠距鏡頭F2.8的佳能5D Mark II呢。那是我最喜歡的一款新機。

所以你很強壯咯?
可能吧,哈哈!

你還有其他什麼想要跟我們分享的嗎?
實際上,我想感謝佳能在過去三年以來提供的支持。我的一些設備都是 得益於佳能印尼公司的支持。前段時間,我還打電話給佳能印尼公司的Merry Harun求助呢,因為我要去新加坡旅行,而且這次旅行中我需要用到閃光燈。她爽快地答應了,並且把閃光燈直接寄到了我在Bayuwangi的住所。

哇,特快專遞,太棒了!那麼,最後你還有什麼鼓勵的話想要對這篇採訪的讀者說嗎?
生命不息,奮鬥不止!

有關更多Bang Dzoel的照片,您可以流覽他的Instagram. 點擊此處,觀看佳能對Bang Dzoel的採訪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