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產品 >> All Products Part 2

[親身體驗] EOS R6 舞蹈演出拍攝表現

EOS R6 的低光拍攝表現如何?舞蹈攝影師 Bernie Ng 將相機帶到劇場實地拍攝,效果如何?且聽攝影師本人的說法。(攝影:Bernie Ng,以下為 SNAPSHOT 編輯與攝影師的訪談)

本文的全部照片都是來自From Here On 演出,由新加坡舞蹈劇場(Singapore Dance Theatre)(英文版)與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 - Theatres on the Bay)聯合呈獻,由新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協辦。

如無另外說明,照片均以 EOS R6 配接 RF70-200mm f/2.8 IS USM 拍攝。

 

劇場拍攝須有強大低光實力

我是舞蹈演出攝影師,一直都很留心拍攝舞蹈時極具張力的瞬間,將其化為永恆。陰暗的劇場裡一般只有舞台有燈光照射,這樣的拍攝條件,對器材的低光實力就必須很講究才行。

多年來,我一直都信賴自己的兩台 EOS 5D 系列數位單反和 EF 鏡頭。它們可是陪我走過無數場演出和拍攝場面的忠實夥伴。因此,有機會測試佳能新的EOS R6 無反光鏡相機配接 RF70-200mm f/2.8L IS USM 鏡頭來拍攝新加坡舞蹈劇場製作的舞蹈演出、也是濱海藝術中心的小規模現場實驗演出 From Here On 時,我心裡對這個組合帶有好奇,也滿懷興奮,當然其中或許還混雜些許保留和疑慮。

 

第一印象:尺寸、重量和握持

如果跟 EOS 5D Mark IV 並排,就能看出 EOS R6 小得多,也輕得多。後者在手握拍攝時握把感覺也堅固舒適。我體格較小,因此一般較愛用 EOS 5D Mark IV 配接 EF70-200mm f/2.8L IS III USM 再加單腳架。不過, EOS R6 和 RF70-200mm f/2.8L IS USM 肯定更好握持和操控。

EOS R6 對比 EOS 5D Mark IV 的尺寸和重量


反應極佳

我以前也曾使用其他無反光鏡相機,因此試用 EOS R6 之前,我最關心的還是相機的反應。舞台上的動作變化很大很快,相機反應快是很重要的。結果一切都是我想太多:EOS R6 拍攝順暢,我用得很滿意。

Satoru Agetsuma,《唐吉訶德》第三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f/2.8/ 1/250 秒/ ISO 2500

我一直都堅持不依賴連續拍攝模式,而是拿捏拍攝時機。連上圖的跳躍動作也是抓對時間點拍下來的。EOS R6 的反應很快,完美配合我的拍攝風格和習慣。


一手也能輕鬆操控

除了開關、選單和選定按鈕外,其他相機的主要控制功能幾乎都設置在右邊,包括轉盤。設置聰明貼心,一手操控流轉如意。

EOS 5D Mark IV

EOS R6

比起 EOS 5D Mark IV,EOS R6 的按鈕和轉盤格局更適合一手操作。


方便好用的1.6x 裁切模式

我從劇場後方拍攝,往常一般都會使用 300毫米焦距的鏡頭。1.6x 裁切模式很有助於裁切拉近,使用 RF70-200mm f/2.8L IS USM 時效果等於 320毫米焦距。

 

自動對焦:靈敏聰明的相機。雖非十全十美,但已極為出色

Chihiro Uchida 和 Kenya Nakamura, 《Configurations》 (排舞師:Choo San Goh)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2.8/ 1/250 秒/ ISO 640

我覺得,EOS R6 最出色的地方是全新的雙像素CMOS自動對焦 II 系統。即使照明昏暗,EOS R6 也能毫不費力地聚焦和追蹤舞者。


臉部和眼睛偵測自動對焦:焦點對準表情

Akira Nakahama 和 Etienne Ferrère,《Nutcracker》第二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2.8/ 1/250 秒/ ISO 2000

有的相機在拍攝時,焦點會經常因為抬腳或揮臂的動作而游離於舞者的臉部之外。不過 EOS R6 的臉部偵測自動對焦和眼睛偵測自動對焦就能讓焦點對準我想要的地方。


下面兩張照片是用 1.6x 裁切模式拍攝,相差只有一秒:


自動對焦還是能找到舞者側向的臉,一秒後她面向前方,系統又很快偵測到她的眼睛。

 

平常我很少拍舞者豎趾旋轉的照片,但是為了測試相機,就以高速連拍進行拍攝。上面的動圖是用 15 張照片製成,紅框就是佳能Digital Photo Professional 應用程序顯示的精準對焦框。芭蕾舞者急速旋轉,但是自動對焦還是能連續快速對準她的臉、眼睛和頭部,然後又回到臉部,一直準確鎖定。


Kwok Min Yi 和 Satoru Agetsuma,《唐吉訶德》第三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2.8/ 1/250 秒/ ISO 800

主體追蹤是默認設定,大部分時候都表現得很棒。雖然動作較快的時候,比如大跳躍之前的準備功夫,相機對焦會稍有延遲,但只要稍微調整主體追蹤的靈敏性設定可能可以提高拍攝成功的機會。

 

高 ISO 感光度:ISO 16,000 於小處顯細緻

比起其他攝影師,表演藝術攝影師更能容忍 ISO 雜訊,因為拍攝重點是固定最精彩的一刻。當然,使用高 ISO 感光度而又能有乾淨清晰細緻的畫面,這肯定會大大加分。EOS R6 搭載的影像感光元件是改良自佳能的旗艦數位單反型號 EOS-1D X Mark III,具備同等出色的高 ISO 感光度實力。

它沒讓我失望。下列未經後製處理的圖像相隔一秒,使用同樣的曝光設定以及 ISO 16,000:


EOS R6 + RF70-200mm f/2.8L IS USM

f/7.1/ 1/250 秒/ ISO 16000


EOS 5D Mark IV + EF70-200mm f/2.8L IS III USM

f/7.1/ 1/250 秒/ ISO 16000

EOS R6 拍出的照片雜訊顆粒更小也更不容易看出來。

如果裁切拉近顯示芭蕾舞者的舞衣亮片時,畫質改進的效果就更明顯:

 

EOS R6 @ ISO 16000

100% 裁切自RAW檔案

EOS 5D Mark IV @ ISO 16000

100% 裁切自RAW檔案,調整大小以符合 EOS R6 圖像

即使用同樣的高 ISO 感光度,EOS R6 的細節解析度還是更勝一籌。

Chihiro Uchida 和 Kenya Nakamura,《天鵝湖》第二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3.5/ 1/250 秒/ ISO 4000

 

總體感想:「使用輕鬆好上手,令我又愛又恨!」

使用 EOS R6 拍攝確實非常愉快:用起來很輕鬆,讓我又愛又恨。

怎麼說呢?有的技巧手法我是練習了好多次才上手的,但相機只憑一個按鈕就可以做到,這真是很討厭誒!一張好的照片,最低限度得曝光得當、焦點對準,現在這款相機做起來幾乎毫不費力,初學者要拍攝表演藝術也容易得多。

只是呢,攝影的藝術可不只把照片拍好,這又讓我對這款相機愛不釋手。相機出色的自動對焦性能讓我可以專心構圖和拍攝特別的一瞬間。把相機交回去幾個星期後,我在拍攝稍縱即逝、動態十足的劇場表演時,心裡不禁會想,要是這相機還在有多好!

要是場景更昏暗,背景更複雜,台上的人更多,或是照明沒那麼穩定的話,這款相機的表現又會如何?這我也很想知道。不過,單說這一次演出的拍攝,效果已經讓我非常滿意。我心裡可是蠢蠢欲動,想升級到 EOS R6。


更多EOS R6圖片

Chihiro Uchida 和 Kenya Nakamura, 《Configurations》 (排舞師:Choo-San Goh)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2.8/ 1/250 秒/ ISO 5000


Kwok Min Yi,《唐吉訶德》第三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f/2.8/ 1/250 秒/ ISO 1250


Akira Nakahama 和 Etienne Ferrère,《Nutcracker》第二幕雙人舞
靈活先決自動曝光模式、 f/2.8/ 1/250 秒/ ISO 2500

 

深入瞭解 EOS R6:
EOS R6:遠見飛揚

EOS R5 和 EOS R6,該選哪一個?請查閱:
EOS R5 vs EOS R6:五個關鍵不同點須知

 


收取有關攝影新聞、提示及技巧的最新資訊!

加入 SNAPSHOT 社群。

立即登記註冊!

吳凱怡

吳凱怡

吳凱怡,新加坡舞蹈劇場與舞人舞團及其他新加坡各大舞蹈團和演藝公司專用攝影師,經常為不同領域的藝術團體進行拍攝和展開其他合作。她常應濱海藝術中心之邀,到場為做客新加坡的國際知名藝術家和跨國公司活動拍攝。吳凱怡的作品也是 Dance Europe 及其他各大國際舞蹈雜誌常客。她希望以自己的舞蹈攝影,為舞者、為自己留下美好滿足的回憶。

網站:www.MsBernPhotography.com
Instagram:@msb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