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您所需的內容

或依下列類別搜尋

主題

Article
Article

Article

e-Book
e-Book

e-Book

Video
Video

Video

Campaigns
Campaigns

Campaigns

Architecture
輕便相機

輕便相機

Architecture
DSLRs

DSLRs

Architecture
影片錄像

影片錄像

Architecture
天文攝影

天文攝影

Architecture
迷你單眼相機

迷你單眼相機

Architecture
建築攝影

建築攝影

Architecture
佳能科技

佳能科技

Architecture
低光攝影

低光攝影

Architecture
攝影師專訪

攝影師專訪

Architecture
風景攝影

風景攝影

Architecture
微距攝影

微距攝影

Architecture
運動攝影

運動攝影

Architecture
旅遊攝影

旅遊攝影

Architecture
水底攝影

水底攝影

Architecture
攝影概念與應用

攝影概念與應用

Architecture
街頭攝影

街頭攝影

Architecture
全片幅無反相機

全片幅無反相機

Architecture
鏡頭及配件

鏡頭及配件

Architecture
Nature & Wildlife Photography

Nature & Wildlife Photography

Architecture
人像攝影

人像攝影

Architecture
夜景攝影

夜景攝影

Architecture
寵物攝影

寵物攝影

Architecture
列印解決方案

列印解決方案

Architecture
產品評論

產品評論

Architecture
婚禮攝影

婚禮攝影

Inspirations >> Photos & People

攝影師沈立人(Eddie Sung) 的黑白攝影

2016-08-05
2
2.16 k
在這篇文章中:

搖滾攝影師沈立人(Eddie Sung)對我們訴說有關黑白攝影的魔力,以及有搖滾明星和音樂家相伴左右的光鮮亮麗生活。

什麼是我們需要了解黑白攝影的第一件事?

對我而言,黑白攝影與一個人的潛意識對話。有時候,你不知道為什麼,卻為某些黑白影像著迷。若拍攝得恰當(擁有完美的角度、光線、主題,和讓人驚嘆的因素),影像就變得有代表性。

對於我的新手攝影師,我總是告訴他們說我們攝影師就好像放風箏者。我們應該讓我們的圖像(高飛的風箏)說故事。當你的雙足在地面站牢時,你也不必多說什麼了。如果你已經持續地讓夠多有代表性的風箏高飛,讓他人去欣賞,你也就成為故事了。

就缺點面來說,有些我看到的圖像呈現灰色與深灰色,不完全接近黑白。這些顯得無生氣且乏味。

你當初如何踏入這類型的攝影呢?

那很簡單,從我還是個年輕小伙子時,我就愛上搖滾音樂和搖滾攝影了。我仍然每天在家聆聽至少三個小時的音樂。甚至直到今天,我仍然陶醉於瀏覽攝影書籍。我的激情從未停止過。

事實上,我對於Blondie樂團成員Debbie Harry 和 Chris Stein對我的描述感到很榮幸 -「他除了是個紳士外,還有非常好的攝影眼光,在我們樂團在各種場合中,可派上用場。Eddie 致力於於音樂和攝影,應被視為最知名的相機使用者。」

你的搖滾音樂相機庫裡藏些什麼呢?

耳塞、機敏的頭腦、一台可靠的相機 (Canon EOS 5D Mark III) 和快速鏡頭(Canon EF16-35mm f/2.8L II USM, EF24-70mm f/2.8L II USM, EF70-200mm f/2.8L USM, EF15mm f/2.8魚眼鏡頭)。沒有閃光燈。

相較於其他搖滾攝影師,你的黑白攝影風格有何不同呢?

西方搖滾攝影師說我用輕鬆自在的東方禪意來攝影。在理想上總有那麼一個完美時刻 - 俏皮的眼神交流、指向你的鏡頭的手指、一個華麗的姿勢等等。就在那麼一瞬間,精準地按下快門,捕捉那關鍵遲刻,這就成了差異所在。

我喜歡為搖滾明星拍攝近距離的「舞台上肖像」。人們問我說我的攝影工作室在哪裡,我回答說「在舞台上」。我拍攝搖滾明星的「目光接觸」,讓那些相片就好像是在攝影工作室裡拍攝的一樣。我不享有讓搖滾明星供我支配的奢侈,我僅有的是視覺相觸的那一瞬間。

這就是您信賴的相機和快速鏡頭不能讓你失望之處。一個人必須感到與相機成為一體。然而,如果沒有眼光,也就沒有什麼可談的了。

那你最喜愛的黑白影像呢?它們背後有什麼故事?

可以列舉的太多了。在此我僅分享部分我最喜愛的黑白影像。

我記得收到來自海灘樂團Beach Boys某位成員的電子郵件,問說我有沒有空出來聚聚。 我回答說:「當然,但是我也想要拍照」。然後他們回覆說那是當然的。長話短說,我的影像最後出現在他們現場音樂專輯的封面和CD套!

當時Blondie 樂團正在錄製他們的專輯《Panic of Girls》,而我也被邀請到胡士托音樂藝術節(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去一同小聚和拍攝。我幫他們拍的照片最後出現在他們的專輯(CD和黑膠唱片)圖樣。

喜多郎(Kitaro)在試音時,我跟他一起在後台。我看到一束燦爛的光芒照耀在他身上,便要求他望向我的鏡頭。因為太喜愛這結果,他把照片正式收錄到他的下一張專輯《想念你》。

活結樂團(Slipknot) 是我拍攝過最令人興奮的演唱會之一。當喬依·喬迪(Joey Jordison)森邀請我替他拍攝時,我就知道那將會很特別。那代表性的圖像被呈現於活結樂團的現場音樂專輯《Live: 9:0》,然後也被驕傲地展示在搖滾咖啡廳 Hard Rock Café。

孫燕姿(Stefanie Sun)歡欣鼓舞地對我做了個「50」的手勢。這是在Sing 50演唱會大匯演後台所拍攝的。身為一個新加坡人,我對新加坡在短短半世紀以來的成就感到驕傲。我覺得這照片捕捉了整個國家歡騰的氣氛。

我尊重搖滾明星瓊·邦·喬飛(Jon Bon Jovi)對於慷慨給予的堅持。他總是為了他的粉絲不辭辛勞。我喜愛他在歌曲間短暫的休息片刻,賦予給我的鏡頭的親密感。

對我而言,Blondie樂團成員克里斯 · 史坦 (Chris Stein)不但是Blondie樂團的音樂奇才,也是一位成功的攝影師。我在他家過夜過幾次,而他也到訪過我家。在這張照片,他正在紐約市裡一間名為Magic Shop studio的錄音室裡,進行他那充滿魔力的吉他界浮雕裝飾。這也是大衛·鮑伊(David Bowie)錄製他最後兩張非凡的專輯《The Next Day》 與《Blackstar》的地點。令人難過的是,該錄音室在那之後就關閉了。Blondie是在那裡錄音的最後一個主要樂團。對於花了兩週來觀賞這傳奇樂隊精巧地製作他們的新專輯,我感到很幸運且很榮幸。

我知道史密斯飛船樂團(Aerosmith)的史蒂芬·泰勒(Steve Tyler)是一個華麗的視覺歌手。他沒有讓人失望。在圖片中,他仿若婆羅洲的野人- 帶來強悍的視覺震撼力。當他以自己的姿勢,大搖大擺地走著,然後凝視著我的鏡頭,我感到脊椎上一陣順流而下的涼意。

我之前與卡洛斯·桑塔納(Carlos Santana) 見過許多次面。那些故事都足夠寫另外一篇文章了。他喜歡我拍攝他大部份的藍調吉他手朋友- 例如B·B·金(BB King)、艾瑞克·派屈克·克萊普頓(Eric Clapton)、巴迪·蓋伊(Buddy Guy)等。我通常會拍攝整場演唱會,而不是通常的前三首歌。還有一個特殊的時刻是卡洛斯·桑塔納對著我鏡頭扮小丑。

除了拍攝搖滾明星,我喜歡和150%追求他們夢想的其他朋友在一起。我感謝第501星戰大隊(501st Stars Wars Battalion) 幫我策劃這場攝影。即便像斯維達 (Darth Vader)這類銀河系反派角色,也得瞭解如何處理某些在手頭上的緊迫任務

對於在我人生前半部分,能夠以身為企業最高領導人的身份,與李光耀先生 (Mr Lee Kuan Yew)見面與握手,我感到很榮幸。我正在拍攝Sing 50演唱會大匯演的試音時,屏幕上的李光耀先生影像,正擺出一個「一切都會沒事」的手勢。他在幾個月前剛過世,所以當時的整體情緒仍有些低迷憂鬱。

當我看到新加坡體育城舞台上,明亮閃耀的聚光燈打亮他安慰人心的影像時,我明白這個影像是與眾不同的。透過一位朋友,我把這影像的裝框相片呈現給他的兒子李顯龍先生(Mr Lee Hsien Loong).

您最近的黑白攝影是在哪裡拍攝的?

我的黑白攝影旅程一直都是充滿魔幻氣息的。我到紐約兩週,才剛回來。在那裡,我應邀和傳奇色彩濃厚的樂團Blondie出去四處走走。當時他們正在錄製他們的新專輯。當他們在著名的神奇商店錄音室(Magic Shop studios)裡錄音時,我就跟他們在一起。大衛·鮑伊(David Bowie)也同樣在此錄音室裡,錄製了他具代表性的最後兩張專輯-- 《Next Day》和《Blackstar》。

搖滾攝影的額外好處是什麼?

很自豪地是,我鍾愛的影像被陳列於搖滾咖啡廳(Hard Rock Cafes),出現在搖滾明星/樂團專輯(CD和黑膠唱片)的封面與圖樣,然後也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

我很榮幸地成為第一位登上著名的莫里森酒店藝廊 (Morrison Hotel Gallery)的亞洲人,還囊括了攝影界奧斯卡露西獎(Lucie Awards)的三大獎項。我也固定地在地方與國際知名報章雜誌中現身。

噢是的,我能夠在後台或是在他們家,有時甚至是在我家,與代表性的搖滾明星相處。

哪種類型的攝影最適合黑白風格?

各種攝影都很適合這攝影類型。用心看看這個影像,去感受它—這都要看心情的。如果每件事都到位了,影像就會變得有代表性。黑白相片增添些許永恆和傷感的氣息。做得好時,它可能會比彩色影像更加「多采多姿」。

你對於攝影的理念是什麼?

我對攝影的理念和對生命的理念是一樣的。享受你所做的、目標高遠、並適應潮流。要積極正向,那麼你所拍攝的影像就會有一種正面的氛圍。

是誰啟發你的靈感?

從年輕時,我就特別關注吉姆·馬歇爾(Jim Marshall)和 巴利·范士丹(Barry Feinstein)的作品。我很幸運也很榮幸地,能在他們離開人間前與他們相處。能和他們在莫里森酒店藝廊成為同事讓我很自豪。關於我們的攝影,我也與他們長談甚久。

吉姆·馬歇爾(Jim Marshall)請我吃牛排晚餐,然後我在巴利·范士丹(Barry Feinstein)家過夜。事實上,我是最後一位見到他在世的醫院訪客(除了他太太以外)。

回顧您輝煌的攝影旅程,你有沒有自己覺得很自豪的里程碑?

我是能自傲地說自己在現實中已經遠遠超越了夢想的少數者。當我年輕時,我愛上閱讀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magazine)。我在紐約的搖滾個人攝影展中,滾石雜誌的相片編輯來拜訪,然後邀請我去參觀他們的辦公室。兜了一圈,我又回到了原處,發行了三本大受好評的攝影書,並把我童年時搖滾相片上的英雄當成個人好友。

當我離開企業最高領導人的職務後,我在新加坡商業界變得眾所周知。現在,通過我的搖滾攝影,我已經在國際搖滾攝影圈內小有名氣。

我不計劃任何事,我只是順其自然、順著感覺走(go with the flow)。我還把這稱為「Flow with the Go!」

你有沒有要給想嘗試黑白攝影之新手的建議呢?

放手去做吧!繼續攝影,直到你的個人風格浮現。別讓他人告訴你他們想要看的是什麼,要只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失敗只是暫時的,也只是一個教訓。反之,自認失敗就變成永遠的了。為了磨亮你的技藝,你必須下苦工。

我總是告訴後輩,「我們在學校裡研讀課業,在生活中學習。」人絕不可停止學習。看看攝影大師們的作品,但要用自己的「眼睛」來拍照,因為你要說的是自己的故事。努力耕耘,並享受這旅程! 祝你攝影愉快!

想觀賞更多Eddie的搖滾照片,請瀏覽網站www.eddie-sung.com

 

Eddie Sung 沈立人
攝影師簡介

在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後,沈立人(Eddie Sung) 曾經任職於不同的諮詢公司,但是他知道自己一直想成為搖滾攝影師。從招聘顧問的工作退休後,他大膽地全職投入他一生的愛好 –搖滾音樂會攝影。 自此以後,他拍攝了一些全球最有名的音樂家,並榮幸地成為第一位登上莫里森酒店藝廊 (Morrison Hotel Gallery)的亞洲搖滾攝影師,專攻藝術性的音樂攝影。
在「My Canon Story」分享照片,您的作品將有機會登上我們的社群媒體平台。